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开心驿站·快乐天堂

请将你的悲伤留下,把我的快乐带走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〔0528〕娶妻梦,终成真,怎奈爱河水太深。  

2017-05-08 09:31:33|  分类: 痴笑挥刀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       在这个春光灿烂的季节里,我穿着春光乍泄的花裤衩,再次春光满面疯度翩翩地走进大家的视野。

        为了能够赶上来跟各位再续前缘,我奋力推掉了五部话剧六部电影七部电视剧的主演,此牺牲可谓巨大,你还忍心责怪我两个月前的不辞而别吗?

        重逢,是一种喜悦,让我们彼此或安静或狂野地享受这份喜悦岂不更好?又何必去在意某阶段的短暂别离?况,每个人,做每件事,必定有其理由,而有些理由,不足外人道也。

        捡破烂,是我生活中的事业;娶媳妇,是我博客中的专业;码文字,是我闲暇时的辅业。大业未竟,壮志未酬,我又怎能轻言放弃?

        生活,再困难也要继续。博客,再荒芜也要耕耘。所以,我来了!


〔0528〕娶妻梦,终成真,怎奈爱河水太深。① - 小唐飞鞋 - 开心驿站·快乐天堂

        >>>东拼西凑大杂烩·村花系列の「娶妻梦,终成真,怎奈爱河水太深。」

        有些人,听了徐千雅的《坐上火车去拉萨》就想着去西藏,听了郝云的《去大理》就想着去云南,听了赵雷的《成都》就想着去四川,我就纳了血闷儿了,你咋不听听腾格尔的《天堂》呢?

        假期旅游,在这些人眼中,俨然就是一种时尚。

        有人说:只有二逼才会做出利用假期旅游看人头的决定。而我说:世上二逼那么多,多我一个又何妨?

        我这人,该二逼的时候从来就不犹豫,这不是五一假期到了嘛,我也旅游!

        目的地:距家五十多米远的村头娱乐大广场。交通工具:拖鞋。

        做梦都没想到的是,这次二逼的决定,却成就了我更二逼的人生转折……

 

        大广场上,一伙外地来的草台班子正在表演。虽然音响极差,却也热闹非凡。

        这年头,歌者不唱个外文歌都不好意思混歌坛,明星如是,草根亦如是,台上那个男孩儿就装模作样唱了这么一首。他唱得太好了,我一句都没听懂。虽然没听懂,我还是蹿起老高扯着嗓子叫了一声好。

        麻蛋,明明是竖着蹿起来,为毛却横着落下地?谁他妈的拦腰给了劳资一脚?

        躺在地上,我巡视着人群,就见一个女人弯下腰来似笑非笑地问我:“听说你练过武术,咋样?火辣辣的我踢出这火辣辣的一脚够火辣吧?这劲道能挑战传统武林吧?”我:“火辣个吉跋猫啊?你以为你谁啊?就算你是二逼徐晓东,我也不是二逼魏雷啊,我又没学过太极,你是不是踢错了人?”

        那女人蹲下来拍了拍我的脸,说道:“你可真能装逼啊,你听得懂英文歌吗你就叫好?”我吼道:“听不懂关你屁事?要你管?你又不是我老婆。”她扬起手又要打我,我揪住她的衣领把她拽倒,瞬间短兵相接厮打成一团……

        人们只顾着看我俩了,谁还有心思再去听歌?台上的歌手拿着麦克吼道:“滚出去,说你俩呢,听到没有?滚出去。”

        我俩停止了扭打,对望了一眼,那女人问道:“大哥,他以为他是谁?”我答道:“大姐,我猜他把自己当成周杰伦了。”她说:“大哥,这都骂到咱头上了,怎么办?”我说:“大姐,咱同仇敌忾揍他丫的?”她大笑一声说道:“正该如此!”

        就这样,一场好好的歌舞表演硬是被我俩双剑合璧给搅黄了……

        人群散去,我与她席地而坐相视而笑。我说:“你笑起来很好看。”她说:“你看起来很好笑。”我激动地一把抓住她的手:“咱俩说的话一字不差,太有共同语言了,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缘分?大姐,一起谈个恋爱可好?”

        刚刚还不让须眉的她听了我这话忽然脸红了,声音低低地说道:“大哥,不瞒你说,我爹这次让我回来,就是有意要撮合我俩……今日一见,便被大哥的逗逼精神所深深打动,你这盘菜,我接了!”听到这话,我惊了好几喜!兴了好几奋!嘚了好几瑟!

        我跳起来,绕着场子疯跑,边跑边振臂高呼:“劳资从今往后也是有媳妇的人了!”喊声循环往复经久不绝,就连不远处山坡上的牛羊都停止了吃草,一齐向我仰首长鸣,以示庆贺。

        不知道跑了多少圈喊了多少声,直至筋疲力尽方始停歇。


        我躺在她身旁,心情仍是难抑激动,她掏出手绢抹去我脸上的汗水,柔声问我:“大哥,你说说看,像我们这个年纪的男男女女就好比干柴与烈火,可为什么那么多优质的烈火都没能点燃我这捆干柴,反而是让我在你这儿熊熊燃烧了呢?”

        听了这话,我沉思少顷说道:“女人就像一把锁,冥冥中总有一把钥匙在等着打开她,或许我就是你的钥匙吧……”

        她再问:“这么多年来,你在相亲的路上磕磕绊绊跌得头破血流,难道就是因为你穷?”

        我点上一支烟,眼神儿忧郁地仰望着天空,吐出一串烟圈缓缓说道:“这世上,有很多女人,她们不相信一个穷光蛋能给自己带来幸福,却相信廉价的护肤品能让自己变得更美。或许,我在她们眼中,远远不及廉价的化妆品来得有价值吧……哎,对了,光顾着高兴了,先前你说是你爹让你来见我的,我老丈人到底是谁?”

        她瞥了我一眼:“你不但认识他,而且还很熟,他老人家如今村长的位子还是你让给他的。”我一惊,扔掉香烟跳起来:“什么?我老丈人是赵老头?那你就是赵老头的小女儿赵村花了?”

        她抿嘴笑道:“哟,不笨嘛。没错,我就是赵老头的女儿赵村花,你老丈人就是赵村花她爹赵老头。”我抓住她的手摇晃道:“原来是你!还记得吗,咱俩一起上幼儿园的时候我就对你垂涎欲滴,可那时候你根本就不理我,害得我相思了好几年……这么多年你上哪儿去了?咋幼儿园毕业以后再没看到你?”

        村花幽幽叹道:“我姑没有生育能力,而她又十分想要个孩子,我爹就把我过继给了她……前年姑父驾鹤西去,姑姑接着一病不起,去年撒手人寰……就这样,我回来了……”

        我拥抱着她,直至日影西斜。她拍拍我的后背:“咱来日方长,今天该回家了。”我没松手,在她耳边低声说道:“今晚咱还在这儿相会好吗?我带着酒,你带着故事,然后我们一起喝酒讲故事,然后发生故事……”她挣脱了我的拥抱,笑骂道:“滚,你个坏蛋。”

        我不禁豪情万丈,说道:“男人不坏女人不爱,我坏得妙到颠毫,我坏得引人入胜,我坏得波澜壮阔,我坏得绵远流长。我,骄傲!”

        表扬完自己,又接着问她:“当今社会出轨频率这么高,你说像我这么优秀的男人,如果某天出轨了你该咋办?”她没有说话,只是给我唱了一首动画片的主题歌:“割鸡~割鸡,割鸡割鸡,割鸡~~割鸡!”我听了以后,捂着下体,不寒而栗……

        几个月后,在两家家长的张罗下,我与赵村花的婚礼隆重举行。村长嫁女,自然少不了村民们的捧场,这场喜宴直喝到天昏地暗……

        眼瞅着就到半夜了,闹洞房的人们还没有离去的意思,把我急得抓耳挠腮,又不知怎么把他们劝退。村花看出了我的心思,她当即高声吟诗一首——百年良缘在今宵,诸君莫要再相扰。织女正在停梭等,速让牛郎过鹊桥。

        吟了这首诗之后,闹洞房的人们心领神会一哄而散……欲知洞房春色如何?本文到此结束。〔请继续关注村花系列后续故事

〔0528〕娶妻梦,终成真,怎奈爱河水太深。① - 小唐飞鞋 - 开心驿站·快乐天堂
        与此相关:◎「麻蛋,差点娶上媳妇,吓我一跳。」◎「阳光的生活,不在乎美丑与衣装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55)| 评论(155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