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开心驿站·快乐天堂

请将你的悲伤留下,把我的快乐带走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〔0520〕麻蛋,差点娶上媳妇,吓我一跳……  

2017-02-01 22:22:25|  分类: 痴笑挥刀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       以前吧,总是幻想着娶个城里姑娘,藉此来抬高自己的身份,并假装像城里人看不起农村人那样地看不起农村人,可就在昨晚,无意中听到几个有钱人一起吃饭时说的一番话,让我一下子改变了想法。

        那几个有钱人酒酣耳热之际,讨论起未来的理想以及将来的生活目标之时,有人就说:“等再奋斗几年,就去农村,买个农家院,养点鸡鸭鹅狗猪,种点花花草草,春天挖挖野菜,夏天钓钓鱼,秋天扒扒包米,冬天扫扫雪,没事的时候约几个朋友斗斗地主,喝点小酒,吹吹牛逼……”

        这番话赢得了经久不息的掌声,我分明看到,那伙有钱人的脸上,充满了对农村生活的一片向往。我回家琢磨了大半夜,原来土豪们眼中的理想生活环境就是我如今的真实处境,若这想法是发自他们内心,那我还羡慕个屁?还奋斗个屁?

        其实,我挺感谢这几位有钱人的,他们虽然没有给我钱,但却安定了我一颗躁动的心,同时,也为自己是个纯正的农村人而深深自豪着。从此,我不再一门心思地想进城,不再一门心思地想娶个城里人……

〔0520〕麻蛋,我居然娶了个官二代。 - 小唐飞鞋 - 开心驿站·快乐天堂

        >>>村花系列之「麻蛋,我居然娶了个官二代。」

        经常看我博客的朋友都知道,这么多年以来,我一直孜孜不倦地走在相亲的路上,历经过无数的沟沟坎坎,跌倒又爬起,爬起又跌倒,跌倒再爬起。为了能娶媳妇,我废寝忘食,我坐立不安,我艰苦奋斗,我顽强拼搏,我节衣缩食,我……我奋力微笑……

        多年以来,尽管我是如此地努力,却仍是一无所获。虽也曾气馁过,烦恼过,失望过,悲观过,消沉过,颓丧过,心碎过,绝望过……但诸多负面情绪丝毫没能阻止我爱情路上前进的脚步,勇于求爱的嚣张气焰在我胸膛熊熊燃烧,把一腔热血烧得滚烫滚烫的。

        都说,坚持就是胜利,此言诚不我欺。在我锲而不舍坚韧不拔的顽强毅力感召下,老天终于给我送来一个机会……

        适逢换届前夕,村里一位德高望重的赵姓老者被村长的狗咬了,一向嚣张跋扈仗势欺人的村长不但不赔偿,还责怪老者不该从他门前过。我看在眼里,小爆脾气蹭地就上来了:“奶奶的,老子我踹过树砸过墙,拍死老鼠与蟑螂,你这泰迪虽然体型比老鼠蟑螂大了好多倍,就凭我这胆子还怕你?”当下,拖了根棍子嗖嗖跑进村长家,咣当一下结束了村长的狗命。

        这下子村长不肯了,掏出手机要打摇摇铃,我bia叽一棍子砸下去,把他的手机敲得稀巴烂。村长老婆眼红得跟个兔子似的,吼道:“你这厮,打了狗又打官,狗官你都不放过,这还了得?女儿们,咱家的狗虽然死了,但咱娘仨还在,一起上,咬死这逼崽子。”

        哎呀我的妈……呸呸,她不是我的妈……这娘仨疯了一样向我扑来,连挠带加上咬的,我身上的衣服瞬间变得千丝万缕,眼看就要春光乍泄之际,惨遭狗咬的那位赵姓老者带着一众村民浩浩荡荡驰援而来……

        住手!老者一声大喝犹如晴天霹雳,那娘仨被震得仰天跌倒在地,惊起漫天尘埃。村长排步而出,脸色铁青:“怎么地?聚众闹事是不?我跟你们说哈,你们都是我治下的村民,我呢,就是这个村里的土皇帝,你们理应对我俯首称臣唯命是从,今天这都怎么了?吃了熊心豹子胆了?想造反是不?你们可知殴打人民公仆该当何罪?”

        听了村长这话,差点把我笑得生活不能自理:“你他妈的算个J8人民公仆?立党为公,执政为民,是党的作风建设的根本目的,做为一名党员,你把村里的公共资产变卖侵贪,这叫廉洁从政吗?你一天到晚只顾自己的家族产业,置群众呼声于不顾,这叫履行职责吗?你急功近利,虚报浮夸,欺上瞒下,大做表面文章,这叫脚踏实地吗?你整天只知结党营私,尔虞我诈,做尽蝇营苟且之事,这叫顺应民意吗?请你自问一下,若是公仆都如你这般臭德行,咱们的人民又如何能够富强?咱们的民族又如何能够振兴?照此下去,咱们的国家还有什么希望?”

        卧槽,简直不敢相信,只读了三年书的我居然能说出这么义正词严的一番话,把我自己都惊了一个呆。我忘情地大呼一声:“说得好!”并带头开始鼓掌。在我的带动下,深具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掌声刹那间响彻了整个村庄,就连村后草地上的牛羊也跟着欢呼不已仰天长叫……

        村长的脸由青转紫,由紫转红,说出的话虽色厉却内荏:“若没了自身利益,谁他妈的还当官?你小子睁开狗眼看看,全国上上下下,老虎满地跑,苍蝇满天飞,打得完吗你?别他妈只盯着我,你要是当了官还不也一个逼样?”

        我承认,村长的话不无道理,大大的反腐伟业虽然初见成效,却仍是任重而道远,这是一个长期且艰巨的任务,至少目前还看不到彻底清除腐败的曙光。贪腐无死刑,值得铤而走险,若是我跳进染缸当了官,是不是也会改变初衷加入乌鸦队伍,把自己变得跟他们一样黑,还真拎不清……

        想到这儿,心中竟然有些烦恼,但我仍然喝道:“放屁!放屁!放臭屁!要是我当上了村长,肯定比你好上一百倍一千倍一万倍。”

        一阵呼天抢地的笑声传进耳鼓,把我吓一跳,循声看去,见是村长夫人正坐在地上张牙舞爪笑得花枝招展,边笑还边讥讽我:“你这小逼崽子这辈子连个媳妇都娶不上,还妄想着当上村长?真是长得丑想得美,你这么有能耐,倒是去当一回村长给老娘我看看?”

        骂了隔壁的,朴槿惠这辈子没嫁人还不照样当上了韩国总统?蔡英文光棍了半辈子还不照样当上了台湾省省长?我唐小痴没媳妇咋就不能当村长了?这是哪门子道理?不过朴蔡都不是什么好鸟,我羞于跟她们相提并论,所以这话也只能咽在肚里了……想想也是,拿朴蔡例子来为自己的单身做狡辩也就是痛快痛快嘴罢了,至少人家这俩老娘们的工作还不错,想找个男人那是分分钟的事儿,可我呢?……唉~,也难怪村长他老婆看不起我,混了这么多年,我连个好的工作都找不到,更别说是找媳妇了,至于当村长,也就是话赶话说说而已。思念至此,不禁气馁万分……

        那赵姓老者捋着长须说道:“敢问一下村长夫人,咱们做个赌局如何?若是本届选举这痴小子真的当上了村长,你敢不敢把你女儿嫁他?”村长夫人瞅了我一眼,把嘴一撇:“瞧瞧他那个熊样儿,就跟一堆牛粪似的,我家鲜花怎能嫁他?痴心妄想吧?”她两个女儿齐声嚷道:“妈,凭咱们家这些年在村里编织的关系网,我就不信咱还能输了?就跟这老东西赌一把何妨?到时,让他输得无屁可放那才解恨。”

        村长夫人看了看村长,问道:“娃他爹,你看呢?”村长一咬牙:“咱娃说得不错,该打点的我都打点好了,对于连任,我势在必得,赌就赌,我若输了,两个闺女随他选就是,但若是我赢了呢?”老者毫不迟疑说道:“若你赢,这痴小子就入赘你家,让他哭还是让他笑全随你意,我们大伙儿都不管了。”村长冷冷一笑:“算盘打得倒精,合着赌注都在你们那边,我一点儿赌资都没有,岂不是未赌先输?这赌局这么不公,还赌个屁?”

        村长女儿叫道:“爹,不是说这次选举咱赢定了吗?若是不赌,气势上咱就先输了,俗话说,宁让雷劈死不让屁吓死,退一万步讲,万一咱真的输了,但为了家族荣誉,别说这破小痴是个火坑,就算他是个茅坑,女儿也会视屎如归、粪不顾身地跳下去。”听了女儿这番慷慨激昂的话,村长终于从牙缝里蹦出五个字:“好,咱跟他赌!”

        赵姓老者高声喊道:“今儿这个赌局,在场的人就是见证,各位村民可都听好了?”村民们齐声高喝:“小痴小痴你最强,小痴小痴你最棒!本届选举当村长,娶了妻子进洞房!狗官如若想赖账,咱们全村骂他娘!小痴强,小痴棒,强强强!棒棒棒!强!强!强!棒!棒!棒!”喊声循环播放,震耳欲聋,经久不绝……

        如雷的叫喊声中,一个小脚老太太一步三摇出现在街头,眼中含着泪水,口中喃喃自语着:“俺儿当村官不作为惹起民怨,关俺这个做娘的啥事儿?造孽呀……”

        老太太的悲伤谁都懂,最该去抚慰她的是她儿子,咱为她挤出几滴同情泪之后,还是要接着说咱们的故事……

        话说民调这玩意儿就是个骗人的东西,美国大选前希拉里这婆娘的民调一直领先疯子特朗普,但到了选举结果揭晓的时候,反而是民调落后的疯子来了个大逆转。我们村的形式比美国大选还富有戏剧性,本来我不是候选人,但就在投票前,除老村长外的几个候选人集体宣布退选,并临时促使村民集体推举我当了候选人,究其原因,只是因为我行侠仗义打死了村长的一条狗。

        后来我才知道,这一切的变数,都是那位被狗咬伤的赵姓老者暗中使力的结果。他老人家在村里本就德高望重,深受村民尊敬,他逐一拜访老村长关系网中的党员干部以及拿钱卖命的刺头混混们,对他们动之以情晓之以理,并说服另外几位候选人做出退选决定。

        这农村选举本就是一场闹剧的表演,这下好了,在赵老的斡旋下,最终的村官之争,变成了我与老村长的直接PK。一切安排就绪之后,只等换届的到来……

        选举日如期而至,在不是悬念的悬念揭晓之后,老村长看着选票榜上的汇集数据,除了自己家族的人员把票投给了自己,其余村民的选票全被我收入囊中,那一刻,他的心哇哇的凉啊,但没办法,只能垂头丧气地宣布败选。

        他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,平日里精心编织的关系网关键时刻为什么会被破掉?本来胜券在握为什么会被我直接KO?别说是他蒙圈,当时我比他还蒙圈呢,我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,拿手掌猛搧了自己一个大嘴巴子,疼得跟个钻天猴似的蹿起老高老高,这时候我才相信,我是真的当上村官了……

        次日,去村委会上任,进了村长办公室以后,大模大样咳嗽一声,拉长了腔调对出纳员说道:“小咪呀,给朕来杯热茶,再把村民意见簿拿来,朕要开始批阅奏章了。”小咪低声说道:“启奏陛下,您刚刚登基,前朝的很多规矩您还不了解,那村民意见簿与宣传栏中的项目一样,只是个应付检查的摆设,没有实际意义的,您不看也罢。”

        我问道:“在村里,到处都能听到村民怨声载道的声音,为什么村民的意见没有反映上来?这么说来,这意见簿是空的了?”小咪脸一红:“空倒是不空,上面写了很多治村政绩以及歌功颂德的马屁,陛下,实话对您说了吧,这东西跟咱们的账本一样,都是捏造的……”

        卧槽,怎么会是这样?莫非这其中有什么猫腻不成?他奶奶的,惹得老子较起真儿倒是真的要查上一查。可查出端倪又能怎样呢?苍蝇的滋生能力那么强,中纪委的苍蝇拍又那么忙……

        手捧热茶心情哇凉地在村长专属位子上坐了片刻,感觉这破椅子还不如我家板凳坐着舒服,不由得心中想道:“这破位子,把屁股硌得慌,为毛还有那么多人争着抢着要坐呢?神经病吧都?人人都说做官好,可如今看来,一入官场深似海,一个不小心,生命与尊严的小船说翻就翻,这哪比得上我捡破烂来得自由洒脱?特码的,这破村长,老子不干了。”

        讲真,在决定不干了的那一刻,我是痛恨自己的,痛恨自己没有担当,辜负了村民们的期望。但是,我这人就这样,一旦萌生了退意,那就驷马难追了……

        走出村委准备去镇上请辞之际,忽然想起与前任村长的赌局,不知这个赌局还算数不?管它算不算数,这场闹剧总得让它落幕不是?嗯,我得落实落实……

        推开前任村长的屋门,哟呵,真巧,一家四口子都在炕头上坐着呢,于是,一段广被人们所熟知的小品再次翻版上演了——

        我:我说老村长啊,先前咱们的赌局还算数不?

        老村长:啥赌局啊?哦,想起来了,你说的是你若赢了选举,我就把宝贝闺女嫁给你,是这事儿吧?算数,绝对算数,再怎么说你如今也是一村之长了,好歹算是个官员,我闺女嫁给你也不算委屈。

        老村长夫人:嫁可以嫁,但话要说在前头,这彩礼钱是必须给的,这可不能赖账。

        我:看你说的,你看我像是赖账的人吗?娶媳妇是大事儿,咱也不差那几个钱儿,不过,娶媳妇是用来过日子的,必须要娶个正经女人,我得先问一句,炕上坐的这两位姑娘是你正经的女儿不?

        老村长:女儿是我女儿,正不正经我不知道。

        老村长女儿:妈,你听听我爸说的什么话?常言道,知子莫若父,知女莫若母,妈,你说我们正不正经?

        老村长夫人:别听你爸放屁,他落选以后神经就出了瑕疵,两位宝贝儿别跟这老不死的一般见识……喂,痴小子,你别管我女儿正不正经,要娶你就娶,不娶就滚蛋。

        我:娶,当然要娶,可我要想想娶哪一个好呢?

        老村长夫人:赶紧挑,磨磨唧唧的,真不痛快。

        我:好,那就大妮儿吧。

        老村长夫人:行,大妮儿就大妮儿,你拿出二十万彩礼钱,马上就可以把她领走。

        我:你这是卖孩子呢?哪值这么多钱啊?讹我呢?

        老村长夫人:哪值这么多钱?从小到大,奶粉、服装、上学等等等等又等等,你说哪儿不需要钱?养个孩子投入了那么多,我总得收回成本吧?你别不知足,二十万我还要少了呢。

        我:那,我可以选择退婚么?

        老村长、老村长夫人:不行,本夫妻是有原则的,选了就不能退。

        我:不能退能换不?

        老村长、老村长夫人:那行。

        我:大妮儿看着太干巴,二妮儿看着水灵些,就换二妮儿吧。那就这么定了,还有不少事儿呢,我把二妮儿领走了啊。

        老村长夫人:不能走,还没给钱呢。

        我:给啥钱?

        老村长夫人:娶二妮儿的彩礼钱啊?

        我:二妮儿是我用大妮儿换的给什么彩礼钱?

        老村长夫人:可大妮儿你也没给彩礼钱啊?

        我:大妮儿我又没娶她,给什么彩礼钱?

        老村长夫人:等会啊,我怎么蒙圈了呢?你……你娶我女儿就要给钱。

        我:老村长啊,你给你老婆捋一捋,她糊涂了。

        老村长:我说婆娘啊,我觉得这痴小子说得对。

        老村长夫人:说你神经你还真神经了?滚蛋,你这混账玩意儿,他娶咱家一个女儿,可咱没收着彩礼钱。

        老村长:你别犟了,要啥钱呢?

        老村长夫人:彩礼钱啊。

        老村长:人家痴小子不说了嘛,二妮儿是用大妮儿换的吗?

        老村长夫人:大妮儿他也没给彩礼钱啊。

        老村长:大妮儿他没要给什么彩礼钱啊?

        我:对不?你俩慢慢捋,我先带二妮儿走了。

        老村长夫人:不行,孩他爸,赶紧拦住他,咱彩礼钱可以丢,人可不能丢啊。

        老村长:你个丢人的玩意儿,人家痴小子说的有道理,咱有什么理由不让人家领人?大妮儿二妮儿,你俩是明白人,就给你妈说道说道。

        大妮儿二妮儿:妈,我爸痴小子说的没毛病。

        老村长夫人:你爸是你爸,痴小子是痴小子,咋这一会儿的功夫痴小子就变成你爸了?得,彩礼钱没捞着不说,丢了二妮儿也算了,还把你老妈也赔进去了……

        一家人为了捋清原委陷入了无尽的争吵之中,这一幕看得我心花怒放,以往对这一家的怨恨也随着我的开怀大笑而烟消云散。等到笑够了,我制止了他们的争吵:“行了,都住嘴吧,看看这咬得一地狗毛的。你家女儿我压根儿就没想娶,我还想多活几年呢。选举前的那场赌局到此为止吧,今天之所以要求你们践行诺言,只是因为你们一家耍了村民这么多年,我耍你们一回解解气也就算了,好了,我也不落井下石了,你们好自为之,我走了。”

        外面,云淡风轻。屋里,争吵继续……

        请辞的事情进展得还算顺利,镇党委派人来村里进行了深入调查,并根据村民意见确定了村长继任人,随后不久,上面就下发了任免通知书,免去我村长职务,提拔赵姓老者晋升为新一任村长,自此,闹剧落幕,小村的行政min  gan治理步入正轨……本文至此终结,请继续留意《村花系列の「披着海归外衣的农家女」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944)| 评论(225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