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开心驿站·快乐天堂

请将你的悲伤留下,把我的快乐带走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〔0445〕茶道,茶道,对此我昏庸无道。  

2015-09-22 20:33:45|  分类: 痴人学艺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茶道,茶道,对此我昏庸无道。 - 小唐飞鞋 - 开心驿站·快乐天堂

         

        午后昏然人欲眠,清茶一口正香甜。茶余或可添诗兴, 好向君前唱一篇。 (作者按诗句先后排列:唐伯虎·祝枝山·文征明·周文宾)

        痴人学艺栏目已写过十余篇,所涉艺能林林总总五花八门,虽然艺术一次次对我关上了它的大门,但我从未停止追求艺术的那一颗心。那么,问题来了,今天学什么?答曰:茶道!

        重要的问题要说三遍,茶道!茶道!茶道!

        把开篇诗词更改一下,以此当做此刻写文的心情:

        茶余饭后人无眠,再向君前唱一篇。 此文或可添友兴,   渴望品来有甘甜。(作者按诗句先后排列:唐小痴·又是唐小痴·仍是唐小痴·还是唐小痴)

        拽完诗文,该进入正题了——

        楼下每晚都有爱好品茶的四邻凑在一起开茶会,茶的品种名目繁多,从那帮茶友的交谈中得知,茶分七色,绿红乌白黄黑花。绿茶包括龙井碧螺春……红茶包括清茶铁观音……花茶包括茉莉桂花白兰玫瑰……等等等等又等等……

        这些分类名称我这个茶盲自是无法弄清,在我眼里,它们就是一片片晒干了的树叶。看他们推杯换盏,边品边谈,我在旁边差点笑尿,一壶清水泡几片树叶子哪来的这么多名堂?一个个端着个吐口唾沫就能装满的小杯,一抿一咂吧嘴儿,这么喝能解渴?

        话虽如此,但看得久了,也有些好奇,都说开门七件事,柴米油盐酱醋茶,前六件与我拜堂成亲好多年了,就差白头偕老了,可最后这一个茶事,我还没有领略过它的风采,既然它与生活息息相关,我不把它弄明白了,岂不是白瞎了我这颗勤奋好学的心?

        想通了此节,我就搬了个小板凳,坐下来开始用心聆听他们对茶艺的探讨,可一位仙风道骨的长者接下来说出的一番禅茶茶艺,让我彻底听蒙圈了。他从礼佛~调息~煮水~候汤说起,直到闻香~观色~品茶~回味~谢茶为止,我怎么都想不明白,喝茶怎还跟修心养性强身健体有关?常喝茶还能让人放下世俗的烦恼,抛弃功Li之心,以平和虚静之心,来领略禅的真谛?真是扯淡之至,你悟性这么高,咋不剃光了脑袋当和尚去?

        尽管心里不以为然,但表面上我还是装作洗耳恭听。那老者看我一副虔诚模样,眼里竟然有了某些期许意味儿,他捋捋颌下长须,问我是不是也喜欢喝茶?我说喜欢,他又问喜欢喝什么茶?我说喜欢喝奶茶冰红茶还有凉茶加多宝,老头儿颌下三缕长须无风自动,一脸铁青地呵斥我说:“奶茶冰红茶也算茶么?哎呦~,可惜了我中华上国五千年的茶文化,竟让这些商家给白白地糟蹋了……”言罢,神情仿佛不胜凄凉。

        我追问了一句:“那什么才是真正的好茶呢?”老者端起自己的茶壶言道:“一碗喉吻润;二碗破孤闷;三碗搜枯肠,惟有文字五千卷;四碗发轻汗,平生不平事,尽向毛孔散;五碗肌骨轻;六碗通仙灵;七碗吃不得,唯觉两腋习习清风生。我这茶是正宗的普洱,喝了感觉绝妙,岂是奶茶加多宝可比?小伙子你且来尝尝。”

        我接过茶壶,嘴对着壶嘴儿,GuGu咚将满满的一壶瞬间灌下肚去,擦擦嘴角水渍,biabia叽嘴巴,除了觉得好烫之外,也没感觉好喝到哪去。那老头一把抢过茶壶,懊恼道:“你这是饮驴呢?还是饮驴呢?真是暴殄天物啊,可惜了我的好茶……”

        老者心疼不已,我也有些过意不去,猛然想起我有个同学开了个茶庄,弄点儿好茶来赔赔罪也是小事一桩,心里有了底气就跟他说道:“普洱有什么了不起的?再好的茶我也能弄得到,大不了赔你一壶就是了。”老者眼神一亮:“真的有好茶?赶明儿带来让大伙儿品尝品尝?”我说:“这个当然,明晚不见不散。”

        第二天上午有事,下午肚子不舒服很难受,就去了一趟医院,医生诊断说是大肠闷气淤积,给开了点药末让我回家开水冲了当茶喝,喝了以后放几个响屁拉几泡稀的,把积气排出就好了,这么耽搁了一天,去同学那儿讨茶也就没去成。

        本来信誓旦旦允诺了那伙茶友,晚上带上好茶让他们品尝,可事儿没办成,觉得没脸下楼听茶经,在家抓耳挠腮忍了好久,终是耐不住一颗想要出去的躁动心,于是拿着一大壶泡好的清肠药末下楼去了。

        那伙人一见我提着个水壶,呼啦啦就围了上来,那老者笑眯眯地跟我说:“小伙子果然守信,真的带着好茶来了,快让大伙儿尝尝。”我抱紧了水壶说道:“这茶是我专用的,你们不能喝……”

        话音未落,上来两个年轻人就把我摁住了,有人就把我的水壶抢了去,我大声嚷着:“这茶你们真的不能喝,这是药啊……”他们竟然谁也不相信,还哄堂大笑,居然还有人对我很不满:“这小子真不地道,以前喝了我们的茶,屁都不放一个,今天拿了好茶还不给我们喝。大伙儿来啊,一人一杯满上。”

        我奋勇挣扎,可那两个年轻人劲儿太大了,我使尽了吃奶的力气就是挣脱不开,只能气急败坏地喊:“没错,以前我喝你们的茶的确屁都没放一个,可今天你们喝了我的茶,就不止放一个屁了,弄不好还会拉稀,我实话实说,为毛没人相信我?”

        那伙人又都大笑不止:“这小子,为了阻止咱们喝他的茶,竟然无所不用其极,大伙儿赶紧把茶喝了,一点儿都别给他留。”摁住我的那两个年轻人喊道:“千万给我们留点儿。”那老者说道:“在场诸人,除了痴小子,余者人人有份,等会儿大伙儿喝完了,换班摁住他,你俩再喝。”

        就这么着,我的一大壶清肠茶转眼间被他们喝得精光。

        唉~,有病的没药吃,没病的倒争着抢着去吃药,这剧情我表示很痛苦……

        那帮茶友正取笑我的当口,不知是谁引吭高歌放响了第一屁,紧接着一众人等你唱我和,抑扬顿挫的屁声连绵不绝,霎时间,大气wu染严重超标,乌云笼罩,天地一色,伸手不见五指。又有人带头高呼肚子疼,然后一个接一个地蹭蹭蹿进小区花园,争相给花木施肥,场面煞是壮观。

        那一刻,我笑翻了。

        我正自抹着眼泪儿,忽听一弱弱的声音唤我,转头一看,那位长须长者在长凳上端坐不动,我不由得暗自佩服,到底是精研禅茶的“有道高僧”,定力就是异于常人。赞叹间,那老者可怜巴巴地对我说:“能不能去我家跟你大娘给我要个大裤衩?”艾玛,敢情是这老人是肥水不流外人田呐……

        正是:此茶彼茶不一般,笑把剧情任转翻。痴人好心未识破,跑肚拉稀只为贪。(全文完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626)| 评论(236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